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长龄液压背警示函 数据打架近4年收到现金不到营收7成

2020-10-21 12:19| 发布者: 影千音| 查看: 740| 评论: 0

摘要:   中国经济网   原标题:长龄液压背警示函 数据打架近4年收到现金不到营收7成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证监会官网近日发布消息,将于10月22日审核江苏长龄液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龄液压”)的首发申请。 ...

  中国经济网

  原标题:长龄液压背警示函 数据打架近4年收到现金不到营收7成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证监会官网近日发布消息,将于10月22日审核江苏长龄液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龄液压”)的首发申请。长龄液压主要从事液压元件及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中央回转接头、张紧装置等。

  2019年4月22日,长龄液压在证监会网站披露招股说明书,拟于上交所主板上市。2020年5月8日和2020年9月1日,长龄液压两次更新招股说明书。长龄液压本次保荐机构为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审计机构为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发行人律师为上海市广发律师事务所,评估机构为坤元资产评估有限公司。

  长龄液压的控股股东为夏继发,实际控制人为夏继发和夏泽民(系夏继发之子)。夏继发直接和间接持有长龄液压57.57%的股权,夏泽民直接和间接持有长龄液压40.32%的股权。夏继发、夏泽民父子直接和间接持有长龄液压的股份合计达到97.89%。

  而2018年之前的大约10年时间里,长龄液压始终为夏继发、夏泽民100%持股的公司。2018年12月,长龄液压新增股东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澜海浩龙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但宁波澜海浩龙是长龄液压的员工持股平台,也是由夏继发、夏泽民父子实施股权激励的员工持股平台。

  长龄液压本次拟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2433.34万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25%,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9733.34万股。该公司拟募集资金10.01亿元,其中2.46亿元拟用于液压回转接头扩建项目,3.93亿元拟用于张紧装置搬迁扩建项目,1.09亿元拟用于智能制造改建项目,7352.46万元拟用于研发试制中心升级建设项目,1.80亿元拟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虽然长龄液压募集1.80亿元补充流动资金,但从财务数据来看,长龄液压似乎并不缺钱。截至2019年12月31日,该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为1.44亿元,短期借款仅100万元,无长期借款。另外,2016年至2020年,长龄液压共分红5次,累计分红金额22015万元。

  据了解,上述5次分红中,仅2020年上半年的分红是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红利5840万元,其余4次分红都是仅向实际控制人夏继发、夏泽民分红。以此计算,上述22015万元分红中,21891.776万元均进入实控人的“钱包”(其中2016年的500万元分红实控人以。

  不得不提的是,长龄液压在IPO排队期间就收到了证监会的警示函。

  2020年4月29日,由于长龄液压存在未披露与第三方进行资金拆借、未披露开具并背书无真实交易背景的票据等问题,证监会对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收到证监会警示函后,长龄液压更换了保荐机构。该公司2019年4月披露的招股说明书和2020年5月8日更新的招股说明书中,均显示其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16.030, -0.09, -0.56%)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8月,长龄液压与华泰联合证券签订《保荐协议》、《A股主承销协议书》,约定由华泰联合证券担任公司本次公开发行股票的保荐机构和主承销商,承担为公司在境内证券市场发行。

  长龄液压存在向子公司江阴市长龄弹簧有限公司开具票据以及长龄弹簧向长龄液压背书转让票据的情形。而长龄弹簧背书给长龄液压无真实交易背景。在无真实贸易背景情况下,长龄弹簧将长龄液压开具的部分票据和对外销售中收到的少量票据背书转让给长龄液压,2017年至2019年背书转让金额分别为1193.40万元、70.00万元、0.00万元。

  同时,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和2018年,长龄液压向非关联第三方拆借资金,拆出金额分别为8390万元、400万,各年度拆入金额分别为0元、200万元。

  事实上,长龄液压不仅向非关联第三方拆借资金,其还与关联方频繁资金往来。截至2016年末和2017年末,长龄液压向关联方拆出资金金额分别为1.26亿元、7171.84万元。2年时间内,涉及关联方的拆借款共计达2.02亿元,累计拆借频数达58次。同时,长龄液压拆出资金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免息借款”,长龄液压对关联方相关的以资金周转为目的的借款不予计算利息,未计利息的资金拆借总额达到了6745.70万元。

  而2016年至2018年,长龄液压的资金状况并不充裕,期间还曾大额借款以补充资金。2016年至2018年,长龄液压货币资金分别为2326.21万元、1959.08万元、6212.41万元;短期借款分别为7000.00万元、7500.00万元、2500.00万元,占流动负债的比例分别为54.24%、51.41%、17.35%。

  2016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36亿元、3.25亿元、5.59亿元和6.10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704.31万元、7684.22万元、1.60亿元和1.70亿元。

  过去四年,长龄液压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983.48万元、5750.00万元、9150.62万元和1.30亿元。2017年至2019年三年内,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不及同期净利润。

  过去四年,长龄液压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亦始终不敌同期营业收入,分别为8494.94万元、2.01亿元、3.51亿元和4.18亿元,分别为同期营业收入的62.31%、61.72%、62.77%和68.52%。

  长龄液压3版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财务数据还存在数据“打架”的情况。2020年更新的两版招股说明书主要财务数据一致;2019年4月披露的招股说明书与2020年更新的两版招股说明书中2017年和2018年多处财务数据不一致,包括营业收入、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资产、负债等。

  2017年和2018年,该公司营业收入分别相差(2020年招股书数据减去2019年招股书数据,下同)125.68万元和-20.21万元,营业利润分别相差48.22万元和-9.20万元,利润总额分别相差48.22万元和-9.19万元,净利润分别相差40.76万元和-7.32万元,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相差40.76万元和-7.32万元。

  此外,长龄液压招股书中披露的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存在不一致情形。

  长龄液压2019年4月报送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和2018年该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合计分别为24991.78万元、43824.66万元;而更新后的招股书显示,同期该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合计分别为25045.54万元、44127.9万元,前后数据分别相差53.76万元、303.24万元。

  2016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资产总额分别为4.02亿元、4.63亿元、5.22亿元和6.92亿元,负债总额分别为1.29亿元、1.58亿元、1.57亿元和1.54亿元。其中,该公司流动资产分别为2.84亿元、3.41亿元、3.55亿元和5.03亿元,固定资产分别为9098.17万元、9562.21万元、1.20亿元和1.22亿元;流动负债分别为1.16亿元、1.46亿元、1.44亿元和1.42亿元,非流动负债分别为1335.73万元、1180.93万元、1253.51万元和1219.46万元。

  过去四年,长龄液压货币资金分别为2326.21万元、1959.08万元、6212.41万元和1.44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8.19%、5.74%、17.49%和28.54%。

  过去四年各期末,长龄液压短期借款分别为7000.00万元、7500.00万元、2500.00万元和100.00万元,占流动负债的比例分别为54.24%、51.41%、17.35%和0.70%。

  过去四年,长龄液压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8201.79万元、1.09亿元、1.56亿元和1.8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0.16%、33.40%、27.98%和30.28%,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8.88%、31.84%、44.00%和36.73%。

  过去四年,恒立液压(75.100, -0.84, -1.11%)艾迪精密(56.700, -1.30, -2.24%)2家同行业上市公司各期末应收账款净额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平均值分别为18.77%、13.43%、12.79%和12.40%。其中,恒立液压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25.52%、15.64%、12.92%和12.51%;艾迪精密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   12.02%、11.21%、12.66%和12.28%。

  2017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应收账款逾期金额分别为1150.85万元、1331.23万元和1547.28万元,占应收账款余额的比例分别为10.04%、8.09%和7.96%。截至2020年6月末,该公司逾期应收账款期后回款比例分别为99.88%、99.73%和99.68%。

  过去四年,长龄液压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79次、3.37次、4.22次和3.58次。同期,同行业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6.75次、8.90次、9.37次和9.14次。

  长龄液压前五大客户包括三一重机、徐工集团、卡特彼勒、柳工(7.160, -0.07, -0.97%)机械、龙工机械、现代重工等国内外知名主机厂商。2016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向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1.03亿元、2.50亿元、4.41亿元和4.80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5.30%、76.99%、79.00%和78.70%。

  2017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大客户连续三年排名未变,分别为三一重机、徐工集团、柳工机械和卡特彼勒,且对三一重机、徐工集团的销售额连续三年均超营业收入的20%。

  2016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6.92%、40.20%、39.86%和41.71%,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6.20%、39.89%、39.82%和41.90%。

  另有媒体报道,据一份“江苏长龄液压股份有限公司年产5万台套工程机械用关键液压部件扩能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显示,长龄液压在2016仅有年产能8万台套工程机械关键液压部件,2016年准备新增“年产5万台套工程机械用关键液压部件”,但该项目在2018年4月17日才取得无锡江阴市人民政府云亭街道出具的江苏省投资项目备案证,同意开展前期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长龄液压扩产后产能也仅有13万台套。但该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称,2016年至2019年,其主要产品中央回转接头、张紧装置产能合计分别为22万台、24万台、28万台、32万台。2016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回转接头产能利用率为40.70%、85.02%、114.93%、110.43%;张紧装置产能利用率为38.31%、85.60%、138.49%、121.93%。

  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长龄液压在职员工总数为427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其在职员工总数为441人。也就是说,长龄液压2019年末员工人数较年初员工人数少14人,同比降幅3.17%。

  而对于2017年和2018年的员工人数,该公司均未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

  对上述问题,中国经济网记者发送邮件至长龄液压董秘办,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冲刺上交所主板实际控制人持股97.89%

  长龄液压前身为江阴市长龄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12月4日。2018年7月20日,该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

  长龄液压主要从事液压元件及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中央回转接头、张紧装置等。

  2019年4月22日,长龄液压在证监会网站披露招股说明书,拟于上交所主板上市。长龄液压本次保荐机构为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审计机构为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发行人律师为上海市广发律师事务所,评估机构为坤元资产评估有限公司。

  长龄液压本次拟公开发行股票数量不超过2433.34万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25%,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9733.34万股。该公司拟募集资金10.01亿元,其中2.46亿元拟用于液压回转接头扩建项目,3.93亿元拟用于张紧装置搬迁扩建项目,1.09亿元拟用于智能制造改建项目,7352.46万元拟用于研发试制中心升级建设项目,1.80亿元拟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长龄液压的控股股东为夏继发,实际控制人为夏继发和夏泽民(系夏继发之子)。夏继发直接和间接持有长龄液压57.57%的股权,夏泽民直接和间接持有长龄液压40.32%的股权。夏继发、夏泽民父子直接和间接持有长龄液压的股份合计达到97.89%。

  据了解,长龄机械由夏继发、夏泽民、液压机具厂、液压件厂出资设立。2008年,液压机具厂、液压件厂将其持有的长龄液压股权转让给夏继发、夏泽民,至此,长龄液压成为了夏继发、夏泽民全权持股的公司。

  历经10年的发展,2018年12月,在长龄液压的股东名单中,新增股东宁波澜海浩龙,打破长龄液压由夏继发、夏泽民父子独家持有的情况。但宁波澜海浩龙是长龄液压的员工持股平台,也是由夏继发、夏泽民父子实施股权激励的员工持股平台。

  对此,长龄液压在招股说明书中也提示了管理和内部控制风险。该公司称,本次发行后,夏继发、夏泽民父子直接和间接持有公司股份比例将下降至73.42%,但仍处于绝对控股地位。夏继发、夏泽民父子可能利用其实际控制人的地位,通过行使表决权,对本公司发展战略、生产经营、财务预算、对外投资、利润分配、人事任免等产生重大的影响。

  夏继发,男,1953年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大专学历。1973年至1982年,任职于江阴市云亭黄台村五金厂;1983年至2013年,历任江阴市云亭黄台经济合作社社长、黄台村村党支部书记、云亭村村党委书记;2001年至2011年,任液压机具厂厂长;2006年至2018年7月,历任长龄机械监事、执行董事;2018年7月至今,任长龄液压董事长,任职期限为2018年7月16日-2021年7月16日。

  夏泽民,男,1976年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大专学历。1994年至2001年,任职于江阴市交通局;2002年至2011年,任江阴市液压机具厂副厂长;2006年至2018年7月,历任长龄机械执行董事、总经理;2018年7月至今,任长龄液压董事、总经理,任职期限为2018年7月16日-2021年7月16日。

  IPO排队期间收证监会警示函 2020年8月更换保荐机构

  2019年4月22日,长龄液压向证监会报送招股说明书;同年9月,证监会对其出具反馈意见。而就在该公司首次报送招股说明书一年后(2020年4月29日),证监会发布《关于对江苏长龄液压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

  证监会表示,长龄液压在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存在未披露与第三方进行资金拆借、未披露开具并背书无真实交易背景的票据等问题。

  根据警示函,长龄液压上述行为违反《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十七条的规定,构成《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规定所述行为。按照《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的规定,证监会决定对长龄液压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2018修正) 第十七条规定,发行人的内部控制制度健全且被有效执行,能够合理保证财务报告的可靠性、生产经营的合法性、营运的效率与效果;第五十五条规定,发行人、保荐人或证券服务机构制作或者出具的文件不符合要求,擅自改动已提交的文件,或者拒绝答复中国证监会审核中提出的相关问题的,中国证监会将视情节轻重,对相关机构和责任人员采取监管谈话、责令改正等监管措施,记入诚信档案并公布;情节特别严重的,给予警告。

  据国际金融报报道,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在申报期间被证监会点名的企业并不多见,但是一旦被证监会点名,若未好好整改,对企业的IPO会产生重大的影响。同时,长龄液压在首次提交招股说明书时未披露信息的这一行为,已经属于信披违规,这已然会影响其IPO的进程。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上会前,长龄液压更换了保荐机构。

  长龄液压最新版招股说明书(2020年9月1日报送)显示,2020年8月,公司与华泰联合证券签订《保荐协议》、《A股主承销协议书》,约定由华泰联合证券担任公司本次公开发行股票的保荐机构和主承销商,承担为公司在境内证券市场发行人民币普通股股票的承销保荐和持续督导工作。

  而该公司2019年4月披露的招股说明书和2020年5月8日更新的招股说明书中,均显示其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因担任康美药业保荐券商,广发证券被牵扯进其财务造假事件。

  除保荐机构外,长龄液压本次IPO的审计机构、评估机构和发行人律师均未变化。

  而长龄液压的会计师事务所为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经办会计师为倪国军、胡友邻。其中,倪国军此前为容百科技(38.290, -0.75, -1.92%)的经办会计师,而容百科技曾因涉嫌欺诈上市,收到证监局的监管函。

  曾与多家关联方、非关联第三方进行资金拆借

  2016年至2018年,长龄液压与关联方存在资金往来。

  截至2016年末和2017年末,长龄液压向关联方拆出资金金额分别为1.26亿元、7171.84万元。2年时间内,涉及关联方的拆借款共计达2.02亿元,累计拆借频数达58次。

  长龄液压称,2018年7月,已规范和清理关联资金拆借行为,全年无新增关联方资金拆借的情况。

  2016年至2018年,与关联方资金往来应计利息分别为405.31万元、340.83万元和43.71万元,各期偿还金额分别为3678.16万元、1.37亿元和7215.54万元。

  招股说明书显示,与长龄液压资金拆借的关联方包括实际控制人夏继发和夏泽民父子、江阴协圣精密科技有限公司(夏继发持有其13%的股权,已于2019年1月转让)、江阴长龄物贸有限公司(夏继发持股60.00%,夏泽民持股40.00%)、江阴长龄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夏继发持股60.00%,夏泽民持股40.00%)、陆敏(夏泽民之配偶尤丽的妹妹)等多家关联方。

  其中,2016年,长龄液压向夏继发和夏泽民累计拆出金额8426.95万元,向协圣精密拆出4017.22万元,向长龄自动化拆出121.61万元,向陆敏拆出12.38万元。

  2017年,长龄液压拆出资金的关联方增长到10名,当年新增拆出资金金额共计7906.49万元。其中,夏继发和夏泽民继续拆出1313.20万元,偿还金额5513.20万元,期末待还余额4401.57万元;协圣精密偿还4151.74万元,待还余额13.45万元;长龄自动化继续拆出550.00万元,偿还668.20万元,待还余额8.71万元;陆敏继续拆出20.50万元,偿还20.50万元,待还余额12.38万元,而对陆敏拆出的资金,长龄液压并未收取利息。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借款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免息借款”,长龄液压对关联方相关的以资金周转为目的的借款不予计算利息,未计利息的资金拆借总额达到了6745.70万元。

  除与关联方频繁拆借外,该公司还对非关联第三方也同样拆出资金,并引发证监会关注。

  对证监会提到的长龄液压存在的未披露与第三方进行资金拆借问题,该公司在其2020年9月1日更新的最新版招股说明书中称,公司与非关联第三方之间存在资金拆借情况。该公司称系由于资金周转所需。

  2017年至2018年,长龄液压曾向非关联第三方拆借资金,其中拆出金额分别为8390.00万元、400.00万元,各年度拆入金额分别为0.00万元、200.00万元。

  招股说明书显示,长龄液压与包括江阴市百顺科技有限公司、新沂市宝格贸易有限公司、江阴中奕达铝业有限公司等多家非关联第三方进行资金拆借。

  长龄液压表示,拆出资金用途主要为归还贷款、购买原材料、经营周转等,拆入资金用途主要为临时资金周转。

  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末,长龄液压拆出资金分别为793.82万元、7698.72万元和0元。2017年和2018年,其各期应计利息分别为112.48万元和117.93万元,各期偿还金额分别为1597.58万元和8216.65万元。

  2018年,长龄液压拆入金额为200.00万元,已于当年偿还。

  而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2016年至2018年,长龄液压的资金状况并不充裕,期间还曾大额借款以补充资金。

  2016年至2018年,长龄液压货币资金分别为2326.21万元、1959.08万元、6212.41万元;短期借款分别为7000.00万元、7500.00万元、2500.00万元,占流动负债的比例分别为54.24%、51.41%、17.35%。

  开具并背书无真实交易背景的票据

  2017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应付票据余额分别为476.00万元、0.00万元和2649.80万元,占流动负债的比例分别为3.26%、0.00%和18.65%。

  据了解,长龄液压存在向子公司江阴市长龄弹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龄弹簧”)开具票据以及长龄弹簧向长龄液压背书转让票据的情形。而长龄弹簧背书给长龄液压无真实交易背景。

  长龄液压主要从事液压元件及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中央回转接头、张紧装置等;长龄弹簧主要经营张紧装置用弹簧部件,相关产品主要对母公司长龄液压销售。

  2017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向长龄弹簧采购张紧装置用弹簧部件,相应采购货款以银行汇款、开具票据、票据背书等多种形式进行结算。2017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对长龄弹簧采购金额分别为3232.57万元、4993.25万元、5578.99万元,同期长龄液压对其通过开立票据支付货款金额分别为1090.00万元、0万元以及519.20万元,票据开立金额在采购金额范围内。

  长龄液压总体采购金额较大,但供应商相对分散,付款较为频繁且金额较小,为简化向银行申请开具票据的频次和过程,以便及时向供应商支付货款,在无真实贸易背景情况下,长龄弹簧将长龄液压开具的部分票据和对外销售中收到的少量票据背书转让给长龄液压,2017年至2019年背书转让金额分别为1193.40万元、70.00万元、0.00万元,最终用于支付给其他具有真实交易背景的供应商。

  长龄液压收到长龄弹簧背书转让的票据并支付给其他供应商时,通过“应收票据”、“应付账款”、“预付账款”科目体现背书转让路径。

  长龄液压称,与长龄弹簧之间不规范的的票据使用行为已于2018年2月起终止,相关行为得到规范整改,后续未在发生此类行为。

  长龄液压还在招股说明书中称,报告期内,长龄液压向长龄弹簧开立票据具有真实交易背景;长龄弹簧背书给长龄液压虽无真实交易背景,但票据最终均用于支付具有真实交易背景的供应商货款。上述对外背书转让过程中,票据正常兑付,未发生违约,不存在将上述票据进行贴现获取银行融资等违规行为,且相关行为亦不属于《票据法》规定的应当追究刑事责任或进行行政处罚的情形。

  长龄液压还称,公司已经积极规范整改,自2018年2月开始,上述不规范行为已终止。报告期内,公司开具的票据均按照银行的相关规定提供保证金、保证担保,公司历史上均按时解付到期的银行票据,不存在违约情形,没有发生过追索权纠纷。公司开具的票据均在银行授信额度范围内,不存在票据欺诈行为,未因该等不规范使用票据的行为受到过任何行政处罚。长龄弹簧对公司的票据背书转让行为未损害其他方利益、未与第三方产生经济纠纷、未造成重大违法违规情形。

  大额贷款被指不完全合规

  据财经网,除了无真实交易背景的票据问题之外,长龄液压的大额贷款也存在不完全“合规”的情况。

  2017年,长龄液压存在高达7840万元的受托支付贷款。

  值得注意的是,受托支付贷款并不是常规的直接贷款,是指贷款人根据借款人的提款申请和支付委托,将贷款通过借款人账户支付给符合合同约定用途的借款人交易对象。

  根据银监会《流动资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第27条:采用贷款人受托支付的,贷款人应根据约定的贷款用途,审核借款人提供的支付申请所列支付对象、支付金额等信息是否与相应的商务合同等证明材料相符。

  也就是说,受托支付贷款所借来的钱,并不是直接支付给借款人,而是要支付给与借款人之间存在真实商务合作的交易对象。

  但长龄液压受托支付贷款的收款对象却是关联方达泰机械,而且双方之间报告期内的关联交易总额也不到400万元,远低于受托支付贷款规模。

  2017年,长龄液压通过达泰机械获得受托支付贷款共计7840万元,贷款资金进入达泰机械账户后的数日内,又原封不动的回到了长龄液压的手里。

  对于此事,长龄液压却表示自己没有骗取贷款银行发放贷款的意图或将该等贷款非法据为己有的目的,该行为不属于主观故意或恶意行为,不构成重大违法违规行为。

  在贷款、票据问题之外,长龄液压的日常管理中也曾长期存在诸多不规范的行为。

  报告期内部分时期,长龄液压系统中的销售订单、发货单、以及销售出库单的审核人与制单人均为同一人,采购请购单、采购订单以及采购入库单的审核人与制单人也均为同一人。

  与此相对应的是,长龄液压的招股书中也确实存在一些财务数据打架的情况。

  2019年4月,长龄液压首次报送招股书,该版招股书显示2017-2018年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合计分别为24991.78万元、43824.66万元,但这两个数据却在后来更新的招股书出现了变化,分别变成了25045.54万元、44127.9万元,前后数据相差53.76万元、303.24万元。

  此外长龄液压还存在几十份费用记账凭证只有制单人,无复核人的情况,存在数份费用报销无部门负责人和财务部门复核留痕的情况。

  长龄液压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连续四年不足营业收入七成

  2016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36亿元、3.25亿元、5.59亿元和6.10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704.31万元、7684.22万元、1.60亿元和1.70亿元。

  过去四年,长龄液压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983.48万元、5750.00万元、9150.62万元和1.30亿元。2017年至2019年三年内,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不及同期净利润。

  过去四年,长龄液压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亦始终不敌同期营业收入,分别为8494.94万元、2.01亿元、3.51亿元和4.18亿元,分别为同期营业收入的62.31%、61.72%、62.77%和68.52%。

  招股说明书显示,2020年1-3月,长龄液压实现营业收入1.56亿元,同比下降11.49%;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4334.55万元,同比下降4.71%;实现扣除非经常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4277.94万元,同比下降9.58%。疫情未对该公司2020年一季度经营业绩情况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长龄液压称,2020年3月起,公司产能利用率已达到100%以上,处于满负荷生产状态;公司主要客户、供应商位于江苏省等非主要疫区,均已正常复工生产;随着全国复工开始,物流运输也逐渐恢复全网运营的状态,公司2020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02亿元,同比上升29.24%;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1.16亿元,同比上升33.94%。

  长龄液压结合目前客户采购计划及订单情况,预计2020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为8亿元左右,同比上升31%左右;预计实现净利润为2.2亿元左右,同比上升29%左右(上述预计数据不构成公司的业绩承诺)。

  周期拐点已至业绩增长承压

  据每日财报,作为挖掘机的上游企业,长龄液压的业绩也具备一定的周期属性。2016年开始,固定资产投资需求旺盛,工程机械等下游行业的迅猛发展,带动了液压行业的快速发展,但当固定资产投资需求萎缩、工程机械等下游行业需求拉动不足的时候,公司的业绩将会进入下行周期。

  从行业发展的角度来看,最近一轮的工程机械的换机潮在2018年和2019年基本完成,大体上可以确定,2020年全球工程机械产业会负重前行,虽然一季度受到基建开工的影响,国内工程机械的销量上升,但这并不能改变中国工程机械产业整体进入存量时代的现实。前期销量的大幅提升将在一定程度上透支未来的市场销量,作为上游零部件厂商,长龄液压的业绩也会受到直接影响。

  还有一个问题需要注意,存量竞争时代,市场份额会进一步向龙头企业集聚,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恒立液压和艾迪精密等公司不管是生产能力还是研发实力都要远远强于长龄液压,长龄液压的前景并不乐观。

  两版招股书2017年和2018年多处财务数据对不上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对比长龄液压3版招股说明书后发现,该公司2017年和2018年营业收入、净利润等多处数据对不上。其中,2020年更新的两版招股说明书主要财务数据一致;2019年4月披露的招股说明书与2020年更新的两版招股说明书中2017年和2018年多处财务数据不一致,包括营业收入、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等。

  长龄液压2019年4月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和2018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32409.30万元和55879.91万元,营业利润分别为9157.33万元和18476.36万元,利润总额分别为9133.25万元和18409.03万元,净利润分别为7643.46万元和15958.97万元,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7643.46万元和15958.97万元。

  来源:长龄液压招股说明书(申报稿2019年4月22日报送)

  2020年更新的两版招股说明书中,2017年和2018年,长龄液压营业收入分别为32534.98万元、55859.70万元;营业利润分别为32534.98万元和55859.70万元,营业利润分别为9205.55万元和18467.16万元,利润总额分别为9181.47万元和18399.84万元,净利润分别为7684.22万元和15951.65万元,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7684.22万元和15951.65万元。

  来源:长龄液压招股说明书(申报稿2020年9月1日报送)

  计算可知,2017年和2018年,该公司营业收入分别相差(2020年招股书数据减去2019年招股书数据,下同)125.68万元和-20.21万元,营业利润分别相差48.22万元和-9.20万元,利润总额分别相差48.22万元和-9.19万元,净利润分别相差40.76万元和-7.32万元,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相差40.76万元和-7.32万元。

  此外,长龄液压2017年和2018年资产、负债数据也对不上。

  长龄液压2019年4月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和2018年,其资产总额分别为46156.26万元和52108.58万元,流动资产总额分别为34008.55万元和35414.74万元;负债总额分别为15729.92万元和15637.88万元,流动负债分别为14549.00万元和14384.37万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权益合计分别为30426.33万元和36470.70万元。

  2020年更新的两版招股说明书中,2017年和2018年,长龄液压资产总额分别为46286.58万元和52218.62万元,流动资产分别为34136.13万元和35522.36万元,负债总额分别为15770.45万元和15665.46万元,流动负债分别为14589.53万元和14411.94万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权益合计分别为30516.12万元和36553.16万元。

  此外,长龄液压招股书中披露的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存在不一致情形。

  长龄液压2019年4月报送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和2018年该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合计分别为24991.78万元、43824.66万元;而更新后的招股书显示,同期该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合计分别为25045.54万元、44127.9万元,前后数据分别相差53.76万元、303.24万元。

  2019年资产负债率下降

  2016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资产总额分别为4.02亿元、4.63亿元、5.22亿元和6.92亿元,负债总额分别为1.29亿元、1.58亿元、1.57亿元和1.54亿元。其中,该公司流动资产分别为2.84亿元、3.41亿元、3.55亿元和5.03亿元,固定资产分别为9098.17万元、9562.21万元、1.20亿元和1.22亿元;流动负债分别为1.16亿元、1.46亿元、1.44亿元和1.42亿元,非流动负债分别为1335.73万元、1180.93万元、1253.51万元和1219.46万元。

  过去四年,长龄液压货币资金分别为2326.21万元、1959.08万元、6212.41万元和1.44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8.19%、5.74%、17.49%和28.54%。

  过去四年各期末,长龄液压短期借款分别为7000.00万元、7500.00万元、2500.00万元和100.00万元,占流动负债的比例分别为54.24%、51.41%、17.35%和0.70%。长龄液压称,结合公司资金状况,公司阶段性降低了银行借款规模,导致2018年末、2019年末公司短期借款余额较上年同期减少。

  过去四年,长龄液压流动比率分别为2.45、2.34、2.46和3.54;速动比率分别为2.22、2.04、1.97和3.05;资产负债率(合并口径)分别为32.11% 、34.07%、30.00%和22.28%;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分别为32.67%、35.69%、32.25%和24.63%。

  同期,同行业上市可比公司流动比率平均值分别为2.04、2.54、1.68和2.54;速动比率平均值分别为1.29、1.58、1.13和1.94;资产负债率(母公司)平均值分别为20.82%、19.68%、33.44%和24.26%。

  应收账款占营收三成同业公司应收账款占营收不到13%

  2016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8873.83万元、1.15亿元、1.65亿元和1.94亿元,坏账准备分别为672.04万元、597.40万元、828.77万元和974.91万元。

  过去四年,长龄液压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8201.79万元、1.09亿元、1.56亿元和1.8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0.16%、33.40%、27.98%和30.28%,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28.88%、31.84%、44.00%和36.73%。

  过去四年,恒立液压和艾迪精密2家同行业上市公司各期末应收账款净额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例平均值分别为18.77%、13.43%、12.79%和12.40%。其中,恒立液压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25.52%、15.64%、12.92%和12.51%;艾迪精密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   12.02%、11.21%、12.66%和12.28%。

  长龄液压称,公司与同行业平均水平存在一定差异,主要原因系公司的产品类型、客户结构、信用政策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不同。

  2017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同比增幅分别为32.50%、43.83%和18.18%;营业收入同比增幅分别为138.64%、71.69%和9.20%。

  过去四年各期末,长龄液压账龄一年以内应收账款占当期末应收账款账面余额的比例分别为72.80%、98.56%、99.66%和99.85%。

  2017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应收账款逾期金额分别为1150.85万元、1331.23万元和1547.28万元,占应收账款余额的比例分别为10.04%、8.09%和7.96%。截至2020年6月末,该公司逾期应收账款期后回款比例分别为99.88%、99.73%和99.68%。

  过去四年,长龄液压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1.79次、3.37次、4.22次和3.58次。同期,同行业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6.75次、8.90次、9.37次和9.14次。

  超75%营业收入来自前五大客户

  长龄液压前五大客户包括三一重机、徐工集团、卡特彼勒、柳工机械、龙工机械、现代重工等国内外知名主机厂商。过去四年,长龄液压对前五大客户销售占比均超75%。

  2016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向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分别为1.03亿元、2.50亿元、4.41亿元和4.80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5.30%、76.99%、79.00%和78.70%。

  2017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大客户连续三年排名未变,分别为三一重机、徐工集团、柳工机械和卡特彼勒,且对三一重机、徐工集团的销售额连续三年均超营业收入的20%。

  长龄液压称,目前,根据不同客户的采购政策与合同管理政策,公司通常与客户签订长期有效或附有自动延期条款的框架性合同、一年及以内期限的短期合同等。目前,在相关合同条款下,上述主要客户均采取发送订单的方式向公司采购,这种合作方式正是建立在双方长期持续合作的基础上。公司同主要客户的交易具有可持续性。重大销售合同到期前,双方即安排相关人员洽谈合同续约事项。凭借技术积累和稳定的产品质量形成的核心竞争优势,公司与主要客户之间已建立起长期、稳定、良好的合作关系,主要客户未发生重大变化,未来仍将继续合作;其次,公司与主要客户历史上的合同续约状况良好,双方新签订的业务合同多为价格的调整,其他商务条款基本不存在变动。重大销售合同到期前双方即安排合同续签,合同到期对公司无重大影响,双方合作关系可持续。

  报告期内前五大客户对公司采购中央回转接头产品在其同类产品供应体系中的份额约为80%左右,对公司采购张紧装置产品在其同类产品供应体系中的份额为60%左右,报告期内所占份额不存在重大变化。

  长龄液压在招股说明书中称,公司对前5大客户不存在重大依赖。该公司表示,2017-2019年,公司中央回转接头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48.78%、49.69%、47.15%,张紧装置产品市场占有率分别为31.63%、38.77%、37.88%。近年来,我国工程机械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国内挖掘机械市场正逐步向着高市场集中度方向演变,龙头企业竞争优势明显。2019年,国内挖掘机设备市场销售前五大主机厂分别为三一重机、徐工机械(5.690, -0.09, -1.56%)、卡特彼勒、柳工、山东临工,上述主机厂市占率合计超过65%,行业集中度较高。我国工程机械行业内竞争格局持续调整,市场逐渐向规模大、实力强的行业龙头企业靠拢。龙头企业凭借其技术优势、优异的供应链体系、快速的市场反应能力和完善的销售、服务网络迅速占领市场,行业市场集中度大幅升高,进而使得公司销售客户集中。

  毛利率与同业公司相近

  2016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6.92%、40.20%、39.86%和41.71%,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6.20%、39.89%、39.82%和41.90%。

  同期,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平均值分别为32.20%、38.15%、39.72%和40.30%。过去四年,长龄液压综合毛利率与可比上市公司平均水平总体保持在相近水平。

  过去四年,该公司主营产品分别为中央回转接头、张紧装置和其他产品。其中,中央回转接头毛利率分别为36.58%、44.95%、44.39%和45.81%,张紧装置毛利率分别为38.59%、36.30%、36.43%和38.50%,其他产品分别为31.64%、35.62%、40.12%和43.14%。

  过去四年,该公司中央回转接头单位售价分别为1528.57元/台、1556.40元/台、1629.95元/台和1591.97元/台,单位成本分别为969.48元/台、856.86元/台、906.44元/台和862.69元/台;张紧装置单位售价分别为1278.64元/台、1419.07元/台、1546.17元/台和1510.72元/台,单位成本分别为785.15元/台、903.89元/台、982.92元/台和929.10元/台。

  关联交易公允性存疑

  据财经网,由于长龄液压股权高度集中,报告期内,公司曾存在的历史关联方高达19家,基本上为实控人、高管及其关系密切家庭成员控制企业。其中,长龄液压与长龄物贸之间的关联交易公允性也令人生疑。

  长龄物贸成立于2013年,股东为夏继发、夏泽民,二人分别持股60%、40%。2018年主要从事机械零部件贸易、货物运输及自有厂房出租业务,目前主要从事自有房屋出租业务。

  由于报告期内子公司长龄弹簧曾租用长龄物贸位于那巷路5号的厂房,为消除关联交易,2018年长龄液压作价1150.61万元收购上述长龄物贸的两宗土地及地面附着的两栋厂房,其中两块土地面积分别为4477㎡、4636㎡。

  根据土拍网数据显示,2018年江阴市云亭街道地块成交均价为346万元/亩,若按该成交均价计算,长龄物贸上述两处土地价值合计约为4728.58万元。且地面上还有两栋厂房,按理来说合计交易价格不止1150.61万元。

  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曾要求公司说明上述资产收购及出售的合理性、定价是否公允等相关事项。

  募投项目被指疑点重重

  财经网报道称,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期内长龄液压产能数据亦疑点重重。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中央回转接头、张紧装置产能合计分别为22万台、24万台、28万台、32万台。

  而据该公司2018年发布的一份《年产5万台套工程机械用关键液压部件扩能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显示,该项目已于当年4月17日取得无锡市人民政府云亭街道出具的江苏省投资项目备案证(江阴云亭备[2018]29号)。

  在扩建后的云顾路885号厂区产品方案中,现有项目设计能力为8万台套/年,扩建项目设计能力为5万台套/年,2018年10月试生产后,扩建后全厂生产能力为13万台套/年。

  其中,扩建后全厂回转接头、张紧装置产能各增加5万台,长龄液压2018年回转接头、张紧装置合计产能相较2017年增加10万台。但实际上,招股书显示同期该公司回转接头、张紧装置合计产能仅增加4万台。

  2016年至2019年,长龄液压回转接头产能利用率为40.70%、85.02%、114.93%、110.43%;张紧装置产能利用率为38.31%、85.60%、138.49%、121.93%,目前均处于满负荷生产状态。

  因此,本次长龄液压拟公开发行股份,募集资金10亿元用于主营业务相关项目建设及补充流动资金。其中,投入2.46亿元、3.93亿元用于液压回转接头、张紧装置搬迁扩建项目。

  在上述扩建项目实施达产后,该公司每年将新增7万台中央回转接头和13万件张紧装置的生产能力,产能合计20万套。

  按照长龄液压预计,液压回转接头扩建项目拟投资2.46亿元,其中设备购置及安装花费1.28亿元;张紧装置搬迁扩建项目拟投资3.93亿元,其中设备购置及安装花费1.75亿元。

  在其《年产5万台套工程机械用关键液压部件扩能项目》中,公司投资总额合计4000万元,扩建产能10万套。

  2019年员工人数同比减少14人

  根据最新版招股说明书,截至2019年12月31日,长龄液压在职员工总数为427人,但其并未披露2017年和2018年员工人数。另据该公司2019年4月报送的招股说明书,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其在职员工总数为441人。

  也就是说,长龄液压2019年末员工人数较年初员工人数少14人,同比降幅3.17%。

  按员工岗位分布情况分类,截至2019年末,长龄液压技术人员、销售人员、生产人员和管理及行政人员分别为44人、15人、348人和20人,占比分别为10.30%、3.51%、81.50%和4.68%。

  按员工受教育程度分类,截至2019年末,长龄液压本科及以上、大专和高中、中专及以下员工人数分别为23人、85人和319人,占比分别为5.39%、19.91%和74.71%。

  按员工年龄分布,截至2019年末,长龄液压50岁及以上、40-50岁、30-40岁和30岁以下员工人数分别为87人、120人、116人和104人,占比分别为20.37%、28.10%、27.17%和24.36%。

  部分辅助用房产权存瑕疵

  长龄液压存有一处存放原材料毛坯件的库房,已取得库房所在场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但在搭建该库房时未办理建设规划审批手续,至今未取得产权证书。

  该库房面积约870平方米,占长龄液压全部房产面积的1.92%;账面原值64.51万元,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净值为47.66万元;一直作为仓库使用,不直接用于加工、装配等生产业务,不涉及公司生产、经营的核心工艺和环节。

  2019年9月26日,江阴市云亭街道综合执法局出具《关于对江苏长龄液压股份有限公司简易库房免于处罚的说明》(根据《江阴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江阴市镇、街道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事项清单>及<其他职权调整事项清单>的通知》(澄政发[2018]24号),相关处罚权力由街道办事处行使)确认上述库房系临时性建设,面积较小,未占用他人或公共用地,且不存在妨碍城市交通或公共安全、影响城市景观和周围建筑物的使用、或影响近期建设规划和控制性详细规划的实施等情形,决定对长龄液压免于处罚。

  长龄液压称,上述毛坯库原作为临时性设施建设,建造过程较为简单,无需办理不动产权证书。2019年12月20日,公司出具《承诺函》,承诺“公司将在?张紧装置搬迁扩建项目?完成后,及时调整厂区布局,将铸件毛坯件存放于公司拥有合法权属证书的房产内,并根据政府部门要求对现有瑕疵库房进行拆除”。

  招股说明书显示,长龄液压实际控制人已出具承诺,承担可能出现的搬迁损房未取得不动产权证书的情形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构成重大不利影响。因此,预期上述产权瑕疵事宜可能导致的风险相对可控。然而,若现有瑕疵库房被要求进行拆除,公司需要及时调整厂区布局,并将产生一定的搬迁费用,短期内可能产生一定不利影响。

  曾存在专利纠纷

  2016年3月,长龄液压前身长龄机械以腾旋科技侵害“液压中央回转体”专利权为由,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腾旋科技停止侵权行为销毁用于制造侵权产品的模具等专用设备,赔偿经济损失100万元(包括制止侵权行为所付合理支出25.5万元),并承担诉讼费用。

  因江苏腾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旋科技”)向国家知识产权局对涉诉专利提出无效宣告申请,2017年1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裁定案件中止审理。

  2017年6月,长龄机械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申请撤诉,2017年7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作出裁定,准许长龄机械撤诉。

  据了解,液压机具厂于2004年4月9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液压中央回转体”发明专利,并于2006年12月20日取得授权。

  液压机具厂于1990年设立,设立时名称为“江阴市长龄液压机具厂”;液压件厂于1987年设立,设立时名称为“江阴县林业机械配件二厂”,于1992年更名为“江阴市长龄液压件厂”。在液压机械业务上,“长龄”字号最早由液压机具厂使用。因液压机具厂、液压件厂为长龄机械设立时的股东,根据《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实施办法》(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第10号令)第三十一条的规定,经工商行政部门名称预核准登记,长龄机械可以使用“长龄”字号登记注册。经历次股权变动,液压件厂于2011注销,液压机具厂于2011年被长龄机械吸收合并,“长龄”字号由长龄机械继续使用。

  在长龄机械首先提出专利侵权申请的情况下,腾旋科技多次申请专利无效。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经审理,前后分四次分别作出了专利“有效维持”(两次)、“部分无效”、“全部无效”的决定,因此时间跨度较长。

  2013年7月,长龄机械向江苏省知识产权局提出腾旋科技专利侵权申请。

  2013年10月,腾旋科技以专利不具有创造性为由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液压中央回转体”专利无效。2014年8月,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决定维持专利有效。腾旋科技不服上述决定,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上述行政决定。2015年12月2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行政判决,驳回腾旋科技的诉讼请求。

  2015年9月,腾旋科技以专利未作出清楚、完整的说明为由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液压中央回转体”专利无效。2016年1月,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决定维持专利有效。

  2016年9月,腾旋科技补充提交了部分中外技术文献等,以专利不具有创造性为由再次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上述专利无效。2017年4月,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认为该专利部分权利请求不具创造性,决定宣告专利部分无效。

  2017年5月,腾旋科技继续以专利不具有创造性为由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上述专利无效。2018年5月,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作出《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认为该专利基于已有技术文献及相关领域的公知常识的结合可以显而易见的获得该专利保护方案,该专利不具备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进步,因而不具创造性,决定宣告专利全部无效。

  经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重新审查后认定,上述专利为本领域技术人员可基于已有技术文献及相关领域的公知常识的结合显而易见的获得该专利保护方案,专利不具备突出的实质性特点和显著进步,不具创造性,继而相关专利被宣告无效。

  长龄液压称,“液压中央回转体”专利涉及的民事诉讼纠纷,已经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于2017年7月出具裁定准许长龄机械撤诉;涉及的专利有效性的认定,已经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于2017年4月及2018年5月分别作出《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宣告专利全部无效;上述专利所涉及的专利无效申请、专利侵权诉讼纠纷均已完结,不存在其他纠纷或潜在纠纷。

  长龄液压称,该专利被宣告无效后,作为通用结构方案已不受专利法保护,公司可以继续使用,亦不会导致侵害他人专利权的情形;但该专利方案仅能实现中央回转接头的一般功能,不构成公司竞争力的核心指标,专利被宣告无效对公司相关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精彩图文

荷兰反垄断监管机构对苹果Apple Pay展开调查
提示您:未获得智伍应用正式版的授权 ...
曾参加抗洪的他双腿截肢,自主研发双液压膝获国家专利
提示您:未获得智伍应用正式版的授权 ...
歼20与F35差距不是发动机,也不是隐身性能,差的只是个液压系统 ...
如今,歼20隐形战机显然已经成为我军 ...

为你推荐

荷兰反垄断监管机构对苹果Apple Pay展开调
赛尔智王 / 2020-12-05
提示您:未获得智伍应用正式版的授权,部分功能受到影...<详情>
曾参加抗洪的他双腿截肢,自主研发双液压膝
麻幌子 / 2020-12-05
提示您:未获得智伍应用正式版的授权,部分功能受到影...<详情>
 
在线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热线
020-870-26019 18902270642(微信同)

地址:广州市黄埔区科学城南翔三路48号B栋102号

联系我们

  • 客户服务:400-100-8225
  • 传真号码:020-87026016
  • 电子邮箱:vip@rongming.net
  • 公司地址:广州市黄埔区科学城南翔三路48号B栋102

关注微信公众号

返回顶部